9月,因工作需要出差东莞,一直没有来过,记忆中传说中的东莞有点混乱,踏上这片土地,呆上几日,回来还有很深印象

1999年,肖森林来莞仅3年多,当时还在寮步的一家韩资玩具厂当总管,开始另起门户,创办了属于自己的玩具公司
访谈:外来工眼中的东莞 总有一个人,既不多也不少,率先望到她。
他可能在餐桌旁进食,可能在甲板上散步,可能在整理裤子,但目光往天空、往海面,偶尔一瞥,就见到她。
接着,他站在那里,呆了一呆,心跳加速。
每一次,确确实实,毫无例外,他转过身来,向着我们,向着全船人,大声疾呼:美国!
影片《海上钢琴师》如此描写新移民看见美国大陆时的欢欣。草根追寻自我梦想,向能够实现梦想之地的进发古今一脉。
三百年前,乘坐“五月花号”横穿大西洋到达马里兰的人们如此;三十年前,受“东南西北中,发财到广东”感召的人们同样如此。无论它是美国梦,还是东莞梦。
霓虹灯闪烁和着车间单调的声响,稳定的收入伴随着打工者的辛苦血泪。东莞,因为打工者潮汐般的涨落,将自身形象放大并无限扩散开去。在外界诸般或黑色或灰色或黄色的品评下,东莞工作机会众多、揾食门槛较低的优点变得模糊。
在这座新兴的号称“世界工厂”的城市,有人失败,有人成功。但是,所有人都承认:这里是他们闯世界的第一站,是他们离梦想最近的城邦。
本可以预见的人生轨迹
1987年9月,江西永新县劳动局门口,60个女孩将两辆大巴塞得满满当当,有些家人跟着大巴跑,拍着车窗说到了给个信。汪雪英就是那60个女孩中的一员,时隔23年,汪雪英仍清楚记得那个场景,“就像去部队参军”。

东莞常平镇将通过建设玩具直销中心促进企业内销,学习义乌拓内销,促进传统产业转型升级。

东莞工厂位于横沥镇上,名气不大,也不是很热闹,晚上那边工厂同事陪同去常平镇上吃东西,常平镇上很有生机,酒店饭馆也很多,这里夜生活相对持续的时间比江南要晚。吃的方面同事们推荐当地一些菜肴,不过很少能叫上名,感觉在这里很多这边的不吃的东西那边都能吃,只记得素菜油麦菜味道很特别。

汪雪英来莞23年成功脱离了流水线,任《东莞时尚》做编辑记者做自己喜欢的文字工作

东莞常平镇

住处是个别致的小区,安静而很有南方特色,绿化相当好,高大的椰树类棕榈科植物,
部分是别墅部分公寓,还有很长的河,荷花池塘,这样的居住环境在苏州很难看到。

她们不是去参军,而是由县劳动局组织,通过笔试后统一安排到东莞务工。那一年,汪雪英18岁,因为读书晚,刚刚初中毕业。虽然改革开放的春风已经吹了近10年,1987年的永新县除了几个国企外,还没有民营企业的概念。
汪雪英对东莞也没有概念,她所倚仗的只有梦想:当工人,不要再种田为生。
上世纪50年代到80年代,偶尔会有国企到农村招工人的指标,农民“做工”后可以永远留在工厂,吃一辈子的“商品粮”。看着邻居家有人成功“做工”,汪家人羡慕不已。
跟同龄人相比,汪雪英在老家的经历并不特别。“除了在学校读书外,就是做农活、家务。”汪雪英说,当时流行一部电影叫《深圳姑娘》,看过之后,村里的年轻人都想走出家乡去外面的世界闯一闯,汪雪英性格外向,初中毕业后就报名想外出“做工”。
汪雪英说,如果没有外出务工,她的人生轨迹基本上可以预见。“那时候我们老家的女孩子初中毕业后,要看家庭,如果家境好的话可以去学个简单的手艺,最终嫁一个木工之类的吃技术饭的人;漂亮的话可以嫁入家境较为殷实的农家,但怎么也逃不掉农村家庭妇女的命运。”
汪雪英到东莞后,直接被安排进工厂。“第一个月的工资是83元,第二个月拿到了150元,在我们那批人中,算是很高了。”汪雪英只留下极小部分生活费,其余全部寄回家,供弟弟、妹妹读书。
“我应该是全国最早一批到广东的打工者之一。那时候甚至还没有打工这个词。”汪雪英说。其实她不知道,1987年东莞已经接纳了近10万外来务工者,当年外乡人在东莞邮局汇款就有68.7万多人次,汇出款项近亿元。
有人投靠的陌生城邦 与汪雪英相比,河南人肖森林到东莞晚了9年。
1996年7月,肖森林从驻马店师专毕业。因为父亲老是说邻居的孩子在广东打工,一个月竟然挣了1100元,几乎是一些当地家庭一年的收入。两个月后,肖森林便背着行囊,南下打工。
肖森林有个老哥在一家工厂做厂医,肖森林“闯世界的第一站”就选择了东莞。回忆当年到东莞的情景,肖森林仍然感到愉悦,“那天阳光明媚,到处都充满希望,就是没听到鸟叫”。“心里那个美啊,想象着东莞是多么的发达,工作机会肯定是随我抓。”肖森林立下了“宏愿”,要拿到1个月1000元的“高薪”。
老哥在常平一家电子厂做厂医,住在工厂宿舍。肖森林到达常平已是深夜,便翻过电子厂的围墙,住进了老哥的宿舍。晚上电子厂的行政人员查房,查出老哥留宿肖森林后,老哥还被罚了50元钱。“那时他一个月都花不了50元钱。”提起这点,肖森林仍有愧意。
无数如同肖森林一般的打工者如同受天体引力影响的潮汐,涨涨落落。一批人在这里扎下根基,便会有更多的亲朋好友、老乡慢慢集中过来。中国传统社会里的宗族、血缘关系,成为新兴世界工厂源源不断输入劳动力的脐带。
汪雪英因为来东莞早,她所居住的地方几乎成了“老乡接待站”。1989年,汪雪英在老家的一个小时候的玩伴贺高云来东莞打工,也是先投奔汪雪英。“我安排他住在男工宿舍,在食堂吃。”汪雪英说,靠她托人介绍,贺高云进了汪雪英打工的那家厂。
因为长期在外打工,加上从小熟悉,6年后贺高云成了汪雪英的老公。
1993年,汪雪英结婚后,跟丈夫在外面租了个出租屋。出租屋有个阁楼,有老乡投奔就在阁楼打通铺,可以睡下十几人。“每年正月到五月,我家阁楼从没有空过。”汪雪英说,来投奔她的,有她认识的,也有她不认识的,20年下来不下300人。
等到80后张波到东莞打工时,劳务中介市场已经发展得很成熟。“从出家门到进厂门,这些中介全程负责。”2000年8月,张波高中毕业,那一年他18岁。给了老家的中介700元介绍费后,张波跟随十几个老乡到了东莞,寻找与前辈同样或丰衣足食、或出人头地的梦想。
第一站的乐与怒
肖森林在老哥宿舍住了半个月后,找到了他第一份工作———常平土塘的一家玩具厂,老板是台湾人。招工的人见肖森林的字写得好,便招了进去,做“储备干部”。
“说是干部,其实也是在流水线上班,很多工序都要轮一遍。”肖森林说。因为做过玩具行业的每个部门,这为他以后创业积累了经验。因为工作岗位不固定,肖森林的工资比一般的工人低,第一个月他只拿了670元。
肖森林没抱怨。“我感觉永远不知道疲倦,就想着努力工作、挣钱。”肖森林几乎每天都是最晚离开生产线,离开时也总要把生产线整理干净。有一次老板晚上11点多出现在生产车间,当时肖森林的职位是生产组长助理,正在统计当天的生产情况以安排第二天的生产任务。
这些被老板看在眼里,周一的时候肖森林被邀请去全厂例会讲授经验,他的事迹贴在了工厂的黑板报上,老板还奖励了他50元。在他进厂7个月后,肖森林被提为生产组长,月薪达到了1200元。
2000年来东莞打工的张波没有肖森林顺利。城市以自己特有的方式教育了张波:城市正如筛子,有些人在颠来倒去中慢慢靠近中心,有人慢慢被离心力抛离。
“高中毕业时,刚好爸爸做生意亏了,欠下了大概10万元的债务,当时的想法就是到东莞后,好好工作,早点帮家里把债还清了。”在中介的安排下,张波跟老乡进了一家电池厂工作,岗位是包装,底薪是350元,加班每小时1.8元,因为不熟练,张波的第一个月工资是700多元。
一年后,当张波工资涨到1000元的时候,电池厂一个同事叫他去广西发展,张波过去之后,每天都有一堆人跟他描绘人生梦想,教授如何发财。
“我听了之后,也觉得挺有道理。”他并不知道这看似充满激情的表演有另一个名字:传销。在同事的说服下,张波花3900元买了一套产品。“说是保健品,不知道是真是假。”张波说,他后来也叫了一些同事过去广西,自己也卖出了4套产品。
在那边呆了4个多月,张波还是觉得有些问题。“三室一厅的地方,住了十几个人。”张波说,发现是传销后,他又带着自己叫过去的同事,一起回到了东莞。
因为一直忙着帮同事找工作,有两个没找到工作的同事被治安队员查暂住证,给抓了进去,张波一直忙着处理纠纷,自己都没有进厂上班。2002年1月份,张波弄了一套简单的烧烤设备,在大朗一家有1000多工人的工厂前摆起了烧烤摊。差不多做了3个月后,因为被旁边有店面的店主投诉,烧烤摊被城管查了几次就没做下去,他又开始进厂打工。
2 3 延伸阅读 东莞,离梦想最近的新锐之城
东莞掀起城市形象大讨论后,网友“燕笑廷”写了一篇评论,并为东莞想了一句口号———给你一座离梦想最近的新锐之城。“燕笑廷”解释说,与广深相比,东莞门槛低,有包容性,草根来到东莞后,只要拼搏努力,也能实现自己的梦想。
其实“燕笑廷”本身与东莞没有太多交集,他是广东茂名人,80后,曾在网易总编室供职,现居广州,曾来过几次东莞,对东莞发展保持长期关注。
“燕笑廷”认为,与广深相比,东莞更像整个中国的缩影,经济飞速发展,制造业名扬天下却没有多少世界品牌,在物质财富丰富的同时,一些制度、政策性的软环境却没能跟上。但没有人能否认东莞的潜力非常大,成功的机会也很多。
说起东莞的城市形象“燕笑廷”认为东莞应该是头架子猪,骨架都已经长好,但是还没有膘肥体壮“燕笑廷”说,东莞的优势就在于外来工,这是一座依靠草根崛起的城市“城市需要金字塔尖的人才,但根基怎么也不能丢。”
同题问答
●肖森林:河南驻马店市上蔡县人,1996年来到东莞,从一个普通的打工者起步,1999年创办了自己的玩具厂,目前为东莞少数拥有自主品牌的毛绒玩具厂之一。
●汪雪英:笔名汪洋,江西永新县人,东莞市作协会员。1987年初中毕业后南下东莞,打工之余坚持写作,2001年离开流水线,现任《东莞时尚》杂志社编辑、记者。
●张波:湖南洪江人,80后打工者,来莞10年,刚开始尝试自己创业。
1回首往事的时候,你怎样看待自己的东莞梦?
肖森林:可以说,是东莞给了我实现梦想的土壤。我那个时候啥也不想,也没什么脾气,就一心想着工作,从不疲倦。其实我这点成绩算不上什么,外地来东莞创业成功的人,多如牛毛。
汪雪英:来东莞是个机会,不然我就会当一辈子农民,现在也应该是个典型的农村妇女,好的话或许能嫁一个家庭殷实一点的农民。在东莞的拼搏,改变了我的命运。
张波:如果不来东莞,也可能去别的城市打工。到了东莞,也想着做一些更有理想的事业,比如维权,可发现我在梦中行走,却在现实中沉沦。
2对你来说,东莞吸引你的地方在哪里?
肖森林:东莞产业链完善,便于创业,而且高中低端都有,因为很多都是外销的,质量也不错。
汪雪英:20多年了,习惯了这里,没觉得很好,也没觉得很不好。
张波:东莞适合生活,也适合发展。相对广深来说,房价比较便宜,工厂多,就业和创业的机会都很多。
3你认为东莞的城市形象应该是怎样的?
肖森林:东莞打造城市形象的落脚点,应该还是在制造业,这是东莞最出名的城市名片。
汪雪英:东莞就是个打工的城市。
张波:东莞不那么排外,是个比较包容的城市。
4对于未来的东莞,你有什么建议?
肖森林:应该多吸引一些外地人才,比如放宽落户政策,要把人才留住。给一两百万个入户指标给打工者又怎样?政府出台政策应该拿出一些魄力。
汪雪英:目前的入户政策太苛刻,我是二级作家,也出了好几本书,可是现在还入不了户。政府要想方设法留住一批产业工人,多一些惠及打工者的政策。
张波:政府部门办事效率低,这两年还有些改善,这方面应该做得更好一些。
我建议 黄益斌: 让人安居乐业 就是东莞的成功
对于东莞,我有一种特殊情感,虽然身居深圳,但我每日都会通过媒体了解东莞的城市动态。我认为东莞的城市形象可考虑以下命名:1、创造与分享———活力之城;2、创造之都,分享之城。
社会的繁荣感受,依赖于合理的分享———分享社会共同资源,分享创业的成果,分享城市的成就,分享成功的喜悦,分享文化的进步,分享先进与文明。东莞的发展积累,离不开社会各阶层人们的协作努力,构建文明城市也同样离不开全社会的共识和共进。而共同创造的财富与积累的资源,能否得到合理的共享、分享,能否倡导一种共赢的文化,是城市的文明标志,是城市在人们心中的地标。
东莞前几年提出了新莞人概念,就是消除隔阂、提倡分享、繁荣共享的积极举措,既来之则安之,让来自五湖四海的人们在此地安居乐业,创造幸福生活,就是这个城市的成功,就是这个城市的文明成就。
彭澎: 落户部分新莞人 留住高水平人才
东莞人口的80%是外来人口,在如何实现公共服务均等化方面责任重大,也是自身发展不可避开的重要环节。要积极推进户籍制度改革,放宽中小城市和小城镇落户条件,有计划有步骤地解决好农民工在城镇的就业和生活问题,逐步实现农民工在劳动报酬、子女入学、公共卫生、住房租购以及社会保障方面与城镇居民享有同等待遇。
在这方面,东莞可以作为中小城市和小城镇的改革样板,结合双转型和未来发展需要,逐步地允许部分符合条件的“新莞人”落户,以保证城市社会经济的可持续发展,留住高水平或技术型的人才,避免出现“民工荒”、“技工荒”。
采写:南都记者卫学军韩成良 实习生杨君君 摄影:南都记者方光明

日前,东莞市经信局公布获准筹建的4个工厂直销中心,分别是新华南MALL、长安众源城、大朗毛织贸易中心和常平京九玩具城。
在常平的产业格局中,有比玩具更为显著的产业,为什么东莞市选择在常平建设玩具工厂直销中心?与其他3个直销中心相比,京九玩具城提出学习义乌拓内销,入驻企业可以获得哪些甜头?
玩具内销有基础
常平镇的工业产业格局是,传统产业以毛织和玩具为主,支柱产业是电子信息,战略产业是光电产业。电子信息、光电产业和毛织产业产值均比玩具要大,但为什么东莞在常平建立的是玩具工厂直销中心?
常平经贸办副主任周自珍释疑说:“京九玩具城早在2004年就开始搞玩具内销,常平有基础,同时玩具产业的实力,常平处于领先地位,比如龙昌数码这个行业龙头企业就在常平,所以政府选择在常平设立玩具工厂直销中心。”
曾经惨淡经营
京九玩具城位于东莞东火车站区域,是一栋4层楼的建筑,面积为3.3万平方米,总共可以容纳1500多个铺位,总投资近2亿元,将打造中国最大的玩具工厂直销中心,主营玩具、礼品、精品、工艺品、妇婴用品,动漫衍生品等产品。
事实上,京九玩具城的“童年岁月”颇为曲折。玩具城诞生之初就定位玩具批发城,由于内销厂家缺乏、东莞东站交通不畅、自身管理不善等多方面原因,生意一直比较平淡,后来引入了电子、电脑、通讯产品,但形势仍无好转。现在,政府提出在此打造玩具工厂直销中心,能否扭转乾坤呢?
京九玩具城总经理舒化清信心满满,他说:“以前京九玩具城是草根型的,现在获得政府支持了,更重要的是,经过金融危机之后,内销成为大势所趋,玩具城崛起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了。”
周自珍说,虽然此前京九玩具城经营不太如意,但是投了不少广告,在全国还是有了一定的知名度,所以政府才会选择它作为直销中心。
2 北上设内销分中心
信心归信心,那么政企双方如何来打造这个玩具直销中心呢?
常平分管经贸工作的党委委员任卓效说:“打造玩具直销中心是常平2010年经贸工作要书写的两篇文章之一。通过打造直销中心,促进玩具企业内销,促进传统产业转型升级。”
京九玩具城直销中心获准筹建,周自珍开始着手起草相关的工作方案。他说:“我们正在起草方案,镇委、镇政府还没有审批,不过基本上可以确定下来。首先,结合市财政最高一年不超过500万元的资助,落实50%的配套资金,即一年最高不超过250万元;其次,支持玩具城举办东莞玩具礼品博览会;再次,协助京九玩具城建立玩具检验检测、创新设计和人才培训这3个公共服务平台,为玩具企业提供服务,向有关部门申请资助,并给与一定的配套资金;最后,支持北上销售计划,以京九玩具城名义设立分中心,镇政府考虑资助。”
舒化清说,义乌小商品全国闻名,其模式是“本部+展销会+异地扩张”,受义乌模式的启发,京九玩具城在通过2年免租、每年拿出200万元做推广宣传和做好公共服务等措施经营好本部之外,还将要在全国重要区域城市布点设置玩具直销分中心,今年将建设三五个分中心;同时,恢复2004年举办过的玩具展,填补东莞玩具展的空白,为了扩大影响力,可紧接着广交会举行;另外,京九玩具城开发了中国玩具批发网这个行业门户网站,为进驻企业提供网店,弥补实体店的不足,实现“1+12”的效果。
最大难题是说服工厂进场
随着外贸的回暖,企业的内销积极性是否还在?舒化清尽管认为“外贸企稳,内销照做”,但最大的难题是如何说服工厂进场。
龙昌数码率先在京九玩具城开辟了直销店。当记者采访该公司的董事总经理特别助理兰杰洲时,他的回答却令人出人意料:“当时,听说2年免租就进驻了。至于直销中心具体的运作,还不是太了解。”
兰杰洲的话说明京九玩具城还有很多说服工作要做。如何把工厂拉进玩具城?这是考验政企两方的一道难题,也是直销中心要成功必须迈出的第一步。
另外,由于玩具城内的老客户大多不是工厂,政府文件中不列入免租范畴,如何平衡新老客户的利益,这也是直销中心要处理的急迫问题。舒化清说:“我们打算说服经销商升级为工厂的代理商,甚至称为工厂的一部分,这样就可以销售租金减免了。”目前已经有商户进行了升级,但是如何复制成功经验也是一个挑战。

图片 1

1 2 外来者的东莞梦
2004年春节,肖森林很风光。当地县委宣传部几次打电话要他的照片,低调的肖森林没给,直到接到县委书记亲自打来的电话。随后,巨幅海报挂在县委大院门前,上书七个大字“回乡创业第一人”,肖的名气也传遍了整个县城。
荣光起始于肖森林决定踏入东莞的那一刻。
“一个人在外地奋斗,就是想找个没有权贵,不森严的等级制度,鼓励人依靠自身努力成功的城市。”肖森林说。
1999年,肖森林来莞仅3年多,当时还在寮步的一家韩资玩具厂当总管,开始另起门户,创办了属于自己的玩具公司。“当时也不是非要创业不可,就是跟几个朋友一合计,觉得可以试试,就筹了5万元开始创业了。”
创业初期,肖森林遇到的最大难题在于资金链。“厂房要交租,还有水电费,20多个工人也要发工资。”肖森林说,当时不愁订单,但是发货出去后,货款往往要两三个月才能回笼,“这个周期稍微长些就可能死掉”。
1999年,为了保障打工者的收入,东莞政府把最低工资标准由1994年的350元/月提高到400元/月。这也客观增加了肖森林创业的难度。
“没钱的时候就四处借,最惨的时候公司电话因没钱交话费停机了。”肖森林说,当时幸好有个本地的老板朋友,听说了此事后,给了他10万元,“那是久旱逢甘霖!”
跟肖森林相比,仅初中文化程度的汪雪英走了一条不同的发展途径。因为爱好文学,汪雪英边打工边写作。1992年开始,汪雪英的作品陆续发表在《常平报》、《佛山文艺》等刊物上。在常平的一家玩具厂,汪雪英虽然是流水线上的普通工人,却兼职做了厂刊的执行总编。采访、写稿、约稿、编排,在上班之余,汪雪英的打工生涯不再单调。其间,汪雪英陆续创作了《漂在东莞十八年》等文学作品。
2001年,已经小有名气的汪雪英离开了流水线,在朋友介绍下进了一家保险公司。2004年4月,汪雪英从保险公司出来,到《东莞时尚》做编辑和记者,开始专职做文字工作。
三人中,最晚来东莞的张波没做烧烤后,一直在塑胶行业工作,在塑胶厂内跳了六七次,从仓管到采购,张波的月薪也涨到了5000多元。2008年,张波帮家人还完了10万元的债务。“那只是最初级的一个梦想。”张波说,来莞10年后,张波前不久跟朋友合伙投资了家小加工厂,今年8月份辞职开始专心做自己的事业。
总是被误解的尴尬
23年、14年、10年……这是汪雪英、肖森林、张波分别在东莞为梦想拼搏的时间。“我把最美好的青春给了东莞,东莞就是我的第二故乡”,回望14年的在莞时光,肖森林说自己的经历可以写一本书。
而在张波看来,东莞还远到不了自己“第二故乡”的高度,说起东莞他是“爱恨交加”。“治安太差,像那个反扒英雄‘火炮’,大白天都能被人捅。”张波说,因为自己热衷维权,对治安问题很关注,曾经投诉超市卖过期鸡蛋被人恐吓。
在东莞,张波也有被抢的经历。2008年5月18日晚上7点多张波坐公交回家,站在后车门的张波准备拿起手机接电话,突然有人伸手抢过他的手机,并准备从后门下车,因张波死拽住手机抢匪没有得逞。事发当天,张波在天涯上发了篇《东莞,我拿什么来爱你》的网帖。
变化是慢慢发生的。2007年,“新莞人”成为800多万在莞务工人员的新称谓;2008年11月7日,东莞市新莞人服务局成立。当时不少人感慨,为服务外来务工人员成立专职行政机构,国内只有东莞做到了。
张波说,禁摩后治安好了很多,可是跟老家的人谈起东莞,他们这些打工者总感到尴尬。治安差、黄色、血汗工厂,这些是很多人对东莞的固有印象。
正因为外界对东莞多是进行负面解读,今年开年以来,东莞展开了一场关于城市形象的大讨论,政府官员、专家学者、新莞人、普通网友建言献策,试图摸索出一个更加清晰的东莞城市形象。在东莞城市代言候选人的评选中,来莞23年,通过自身奋斗从流水线转型做作家的汪雪英也成了候选人之一。
“误解东莞的人应该想一想,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一出校门,就选择来东莞打工?”肖森林说,东莞是很多人“闯世界的第一站”,有人会成功,有人会失败,在东莞的日子,不仅仅是血泪,还有机会成功。
东莞掀起城市形象大讨论后,一个叫“燕笑廷”的网友写了一篇评论,他给东莞想了个城市口号:“给你一座离梦想最近的新锐之城”。
1 3

1

图片 2

1999年,肖森林来莞仅3年多,当时还在寮步的一家韩资玩具厂当总管,开始另起门户,创办了属于自己的玩具公司
访谈:外来工眼中的东莞 总有一个人,既不多也不少,率先望到她。
他可能在餐桌旁进食,可能在甲板上散步,可能在整理裤子,但目光往天空、往海面,偶尔一瞥,就见到她。
接着,他站在那里,呆了一呆,心跳加速。
每一次,确确实实,毫无例外,他转过身来,向着我们,向着全船人,大声疾呼:美国!
影片《海上钢琴师》如此描写新移民看见美国大陆时的欢欣。草根追寻自我梦想,向能够实现梦想之地的进发古今一脉。
三百年前,乘坐“五月花号”横穿大西洋到达马里兰的人们如此;三十年前,受“东南西北中,发财到广东”感召的人们同样如此。无论它是美国梦,还是东莞梦。
霓虹灯闪烁和着车间单调的声响,稳定的收入伴随着打工者的辛苦血泪。东莞,因为打工者潮汐般的涨落,将自身形象放大并无限扩散开去。在外界诸般或黑色或灰色或黄色的品评下,东莞工作机会众多、揾食门槛较低的优点变得模糊。
在这座新兴的号称“世界工厂”的城市,有人失败,有人成功。但是,所有人都承认:这里是他们闯世界的第一站,是他们离梦想最近的城邦。
本可以预见的人生轨迹
1987年9月,江西永新县劳动局门口,60个女孩将两辆大巴塞得满满当当,有些家人跟着大巴跑,拍着车窗说到了给个信。汪雪英就是那60个女孩中的一员,时隔23年,汪雪英仍清楚记得那个场景,“就像去部队参军”。

东莞常平镇将通过建设玩具直销中心促进企业内销,学习义乌拓内销,促进传统产业转型升级。

图片 3

汪雪英来莞23年成功脱离了流水线,任《东莞时尚》做编辑记者做自己喜欢的文字工作

东莞常平镇

她们不是去参军,而是由县劳动局组织,通过笔试后统一安排到东莞务工。那一年,汪雪英18岁,因为读书晚,刚刚初中毕业。虽然改革开放的春风已经吹了近10年,1987年的永新县除了几个国企外,还没有民营企业的概念。
汪雪英对东莞也没有概念,她所倚仗的只有梦想:当工人,不要再种田为生。
上世纪50年代到80年代,偶尔会有国企到农村招工人的指标,农民“做工”后可以永远留在工厂,吃一辈子的“商品粮”。看着邻居家有人成功“做工”,汪家人羡慕不已。
跟同龄人相比,汪雪英在老家的经历并不特别。“除了在学校读书外,就是做农活、家务。”汪雪英说,当时流行一部电影叫《深圳姑娘》,看过之后,村里的年轻人都想走出家乡去外面的世界闯一闯,汪雪英性格外向,初中毕业后就报名想外出“做工”。
汪雪英说,如果没有外出务工,她的人生轨迹基本上可以预见。“那时候我们老家的女孩子初中毕业后,要看家庭,如果家境好的话可以去学个简单的手艺,最终嫁一个木工之类的吃技术饭的人;漂亮的话可以嫁入家境较为殷实的农家,但怎么也逃不掉农村家庭妇女的命运。”
汪雪英到东莞后,直接被安排进工厂。“第一个月的工资是83元,第二个月拿到了150元,在我们那批人中,算是很高了。”汪雪英只留下极小部分生活费,其余全部寄回家,供弟弟、妹妹读书。
“我应该是全国最早一批到广东的打工者之一。那时候甚至还没有打工这个词。”汪雪英说。其实她不知道,1987年东莞已经接纳了近10万外来务工者,当年外乡人在东莞邮局汇款就有68.7万多人次,汇出款项近亿元。
有人投靠的陌生城邦 与汪雪英相比,河南人肖森林到东莞晚了9年。
1996年7月,肖森林从驻马店师专毕业。因为父亲老是说邻居的孩子在广东打工,一个月竟然挣了1100元,几乎是一些当地家庭一年的收入。两个月后,肖森林便背着行囊,南下打工。
肖森林有个老哥在一家工厂做厂医,肖森林“闯世界的第一站”就选择了东莞。回忆当年到东莞的情景,肖森林仍然感到愉悦,“那天阳光明媚,到处都充满希望,就是没听到鸟叫”。“心里那个美啊,想象着东莞是多么的发达,工作机会肯定是随我抓。”肖森林立下了“宏愿”,要拿到1个月1000元的“高薪”。
老哥在常平一家电子厂做厂医,住在工厂宿舍。肖森林到达常平已是深夜,便翻过电子厂的围墙,住进了老哥的宿舍。晚上电子厂的行政人员查房,查出老哥留宿肖森林后,老哥还被罚了50元钱。“那时他一个月都花不了50元钱。”提起这点,肖森林仍有愧意。
无数如同肖森林一般的打工者如同受天体引力影响的潮汐,涨涨落落。一批人在这里扎下根基,便会有更多的亲朋好友、老乡慢慢集中过来。中国传统社会里的宗族、血缘关系,成为新兴世界工厂源源不断输入劳动力的脐带。
汪雪英因为来东莞早,她所居住的地方几乎成了“老乡接待站”。1989年,汪雪英在老家的一个小时候的玩伴贺高云来东莞打工,也是先投奔汪雪英。“我安排他住在男工宿舍,在食堂吃。”汪雪英说,靠她托人介绍,贺高云进了汪雪英打工的那家厂。
因为长期在外打工,加上从小熟悉,6年后贺高云成了汪雪英的老公。
1993年,汪雪英结婚后,跟丈夫在外面租了个出租屋。出租屋有个阁楼,有老乡投奔就在阁楼打通铺,可以睡下十几人。“每年正月到五月,我家阁楼从没有空过。”汪雪英说,来投奔她的,有她认识的,也有她不认识的,20年下来不下300人。
等到80后张波到东莞打工时,劳务中介市场已经发展得很成熟。“从出家门到进厂门,这些中介全程负责。”2000年8月,张波高中毕业,那一年他18岁。给了老家的中介700元介绍费后,张波跟随十几个老乡到了东莞,寻找与前辈同样或丰衣足食、或出人头地的梦想。
第一站的乐与怒
肖森林在老哥宿舍住了半个月后,找到了他第一份工作———常平土塘的一家玩具厂,老板是台湾人。招工的人见肖森林的字写得好,便招了进去,做“储备干部”。
“说是干部,其实也是在流水线上班,很多工序都要轮一遍。”肖森林说。因为做过玩具行业的每个部门,这为他以后创业积累了经验。因为工作岗位不固定,肖森林的工资比一般的工人低,第一个月他只拿了670元。
肖森林没抱怨。“我感觉永远不知道疲倦,就想着努力工作、挣钱。”肖森林几乎每天都是最晚离开生产线,离开时也总要把生产线整理干净。有一次老板晚上11点多出现在生产车间,当时肖森林的职位是生产组长助理,正在统计当天的生产情况以安排第二天的生产任务。
这些被老板看在眼里,周一的时候肖森林被邀请去全厂例会讲授经验,他的事迹贴在了工厂的黑板报上,老板还奖励了他50元。在他进厂7个月后,肖森林被提为生产组长,月薪达到了1200元。
2000年来东莞打工的张波没有肖森林顺利。城市以自己特有的方式教育了张波:城市正如筛子,有些人在颠来倒去中慢慢靠近中心,有人慢慢被离心力抛离。
“高中毕业时,刚好爸爸做生意亏了,欠下了大概10万元的债务,当时的想法就是到东莞后,好好工作,早点帮家里把债还清了。”在中介的安排下,张波跟老乡进了一家电池厂工作,岗位是包装,底薪是350元,加班每小时1.8元,因为不熟练,张波的第一个月工资是700多元。
一年后,当张波工资涨到1000元的时候,电池厂一个同事叫他去广西发展,张波过去之后,每天都有一堆人跟他描绘人生梦想,教授如何发财。
“我听了之后,也觉得挺有道理。”他并不知道这看似充满激情的表演有另一个名字:传销。在同事的说服下,张波花3900元买了一套产品。“说是保健品,不知道是真是假。”张波说,他后来也叫了一些同事过去广西,自己也卖出了4套产品。
在那边呆了4个多月,张波还是觉得有些问题。“三室一厅的地方,住了十几个人。”张波说,发现是传销后,他又带着自己叫过去的同事,一起回到了东莞。
因为一直忙着帮同事找工作,有两个没找到工作的同事被治安队员查暂住证,给抓了进去,张波一直忙着处理纠纷,自己都没有进厂上班。2002年1月份,张波弄了一套简单的烧烤设备,在大朗一家有1000多工人的工厂前摆起了烧烤摊。差不多做了3个月后,因为被旁边有店面的店主投诉,烧烤摊被城管查了几次就没做下去,他又开始进厂打工。
2 3

日前,东莞市经信局公布获准筹建的4个工厂直销中心,分别是新华南MALL、长安众源城、大朗毛织贸易中心和常平京九玩具城。
在常平的产业格局中,有比玩具更为显著的产业,为什么东莞市选择在常平建设玩具工厂直销中心?与其他3个直销中心相比,京九玩具城提出学习义乌拓内销,入驻企业可以获得哪些甜头?
玩具内销有基础
常平镇的工业产业格局是,传统产业以毛织和玩具为主,支柱产业是电子信息,战略产业是光电产业。电子信息、光电产业和毛织产业产值均比玩具要大,但为什么东莞在常平建立的是玩具工厂直销中心?
常平经贸办副主任周自珍释疑说:“京九玩具城早在2004年就开始搞玩具内销,常平有基础,同时玩具产业的实力,常平处于领先地位,比如龙昌数码这个行业龙头企业就在常平,所以政府选择在常平设立玩具工厂直销中心。”
曾经惨淡经营
京九玩具城位于东莞东火车站区域,是一栋4层楼的建筑,面积为3.3万平方米,总共可以容纳1500多个铺位,总投资近2亿元,将打造中国最大的玩具工厂直销中心,主营玩具、礼品、精品、工艺品、妇婴用品,动漫衍生品等产品。
事实上,京九玩具城的“童年岁月”颇为曲折。玩具城诞生之初就定位玩具批发城,由于内销厂家缺乏、东莞东站交通不畅、自身管理不善等多方面原因,生意一直比较平淡,后来引入了电子、电脑、通讯产品,但形势仍无好转。现在,政府提出在此打造玩具工厂直销中心,能否扭转乾坤呢?
京九玩具城总经理舒化清信心满满,他说:“以前京九玩具城是草根型的,现在获得政府支持了,更重要的是,经过金融危机之后,内销成为大势所趋,玩具城崛起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了。”
周自珍说,虽然此前京九玩具城经营不太如意,但是投了不少广告,在全国还是有了一定的知名度,所以政府才会选择它作为直销中心。
2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