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朱家角出来,在路边直接拦了一辆开往吴江方向的小中巴,这条路线是经过周庄和同里的。虽然周庄的双桥似乎更有名,但听说周庄太小,而且已经被开发得没有多少水乡的味道了,于是,我们选择了直奔同里。路上又下起了雨,将车窗划出一道道水痕。沿途的风景却是非常的美,大片大片的树林或绿地,密密匝匝的张扬着自己的浓郁,在绿色里或热烈豪放,或风姿绰绰,似乎是在与这场忽来的雨酣畅地共舞着一曲探戈,令人陶醉。享受着这美妙的风景,我惚恍地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正游走于仙踪林的梦境,雨中的江南,真是处处阿娜,处处风情,处处妖娆,处处令人不知归路啊。大约一个半小时,就到同里车站。到车站第一件事是要找吕家客栈将沉重的行装放下。打电话给吕家客栈老板娘出来接我们。四个人撑着两把伞,带着沉甸甸,一大包的朱家角美食,步行到同里镇口。雨下的挺大,远远的就看到有十几个整齐着装的警察在管理入口处的治安。看来,这门票是又无法逃过了。只好到售票口查看票价。门票最低25元,套票却有很多种,因为一定要去看退思园,其它的景点却是无所谓的,所以就购了最低价位的40元。因为有人带路,只走了10分钟时间,就到了吕家客栈,房间还不错,挺干净,有空调,独立卫生间。选在了雕花大床的房间,90块钱,挺实在。同里的历史同里,位于江苏省吴江市,自宋代建镇至今已有近千年的历史。位于太湖之畔,古运河之东,四面临水,八湖环抱。旧称“富士”,后拆字为“同里”。是目前江苏省保存最完整的水乡古镇,也是太湖十三大景区之一,镇中的退思园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水乡风光被誉为“东方威尼斯”。镇子的管理非常好,原本的住户都不曾迁走,所以在弄堂里,石桥边,看到的都是真正的民风了。同里,曾经出过1名状元,42名进士,93名文武举人。在同里,一不留神,就会感受到那种淡泊宁静的文化氛围。《红楼梦》《家》《戏说乾隆》等100多部影视剧都在这里取过景,所以,也被人们称为“天然摄影棚”。同里的水同里与朱家角相比,是有着许多的不同的。朱家角是小巧的,繁华的,甚至还有些调皮的可爱的美;而同里,似乎是多了些飘逸、曼妙、阿娜,妩媚,更多些令人回味的风韵和文化气息。同里的水要多几分悠长,划船而过,听水声,看水影,人会真正地浸入其中,似乎自己已是久远的历史里的一个清闲过客,只问诗赋杯盏,不闻外事乱扰,如入桃花源般,只有人与水,只有景与人,相溶相合,万物合一。在同里,基本是家家临水,户户通舟的,所以,同里的人,同里的每一处地方,似乎也都渗透着这水的柔和质朴,令人从心底感受到一种清爽。白天雨中同里的流水,泛着一圈圈的涟漪,雨声滴滴答答,不急不躁,似浅吟低唱,又似少女闺阁呢喃的心事相诉。岸下的水在流动着,屋篷上的雨也层层滑落着,四处都是水的影象。水,是同里的灵魂,尽展着自己的笑颜。晚上,风有些凉,在黑色的夜幕里听水声,看酒家灯光下飘过的雨丝,感受到的是另一种冷艳的凄美。虽无雨打芭蕉的缠绵,但那雨在树影里独自徘徊着的清冷高傲的孤独,与巷口斜雨飘落时泛出点点水光的平静,却更揪动着过客的心,竟让人有些想探究这千年古镇的神秘与深遂了。等到了清晨,雨停之后的同里,石阶上湿润着,水中泛着一丝薄雾,却又有着几分的羞涩与娇柔。吕家客栈的河边,耍鱼鹰的老人早早的就侍弄起那几只舟上的黑鸟了,鱼鹰在水上嘻戏着,羽毛划过水面,与又伴了一夜的水问候着早安,叼起的鱼也会被做为奖励成为可口的美餐。而在夜晚寒风冷雨时,鱼鹰静静地立在自已的位置上,不知道它们在想什么,只觉得就那样与水相望着,无声的,默默的,甚至连羽毛都不抖动一下。我想大约也只有这同里的水才会知道鱼鹰在想什么,或者在思念什么吧。同里的桥有水的地方自然就有桥,在吕家客栈的门外是同里有的三桥:长庆桥、吉利桥、太平桥,三桥构筑小巧典雅,也是同里人一生必须要过三次的三桥:第一次在小孩子满月时,代表平平安安;第二次在结婚时,代表和和满满;第三次在老人60大寿时,代表平安长寿,子孙满堂。我们初到同里的当天下午,正巧遇到一对新人迎娶,新郎新娘在乡亲们的拥簇中手牵着手走过吉利桥,新娘笑的甜美,新郎一边看路一边开心地望着新娘咧着嘴使劲乐着,令路人忍俊不禁,不由地就沾了三分喜庆。同里的桥还有很多,镇上最富有神话色彩的古桥是富观桥。桥的龙门石上有一幅鲤鱼石雕。传说这条鲤鱼在桃花水发的时候,用力跳跃想入仙境,就在跃出水面的那一时刻,巧遇水乡的美丽姑娘,动了凡心,结果已经跳过龙门的头部变成了龙头,而龙门外仍然保留了鱼身。我和老公专门在次日的清晨寻访了这座桥,桥间的鲤鱼虽未看个真切,但那静静的桥却也因这个故事而增添了神秘,对那从桥上走过的女子也忍不住要多看上几眼,仿佛真的是在寻找在水一方的美丽伊人,多了几分寻觅的乐趣。同里还有很多的桥,思本桥、独步桥、普安桥、乌金桥、中元桥,桥上大多有些石刻的对联,并刻有建桥的时间。在历史的流动中,桥虽然会越来越旧了,却令过桥人也会更多地怀念桥中秩趣,并会在石阶上,桥洞处,隐约的痕迹中感受一份古朴的沧桑。有人将水比做温柔的女人,将桥比作深情的男子,这样的比喻在同里,更是浪漫温馨的。有着这样坚实、质朴、淳厚的桥,水也更加的秀美清灵了;而在水中相映的桥,也愈发显得温和儒雅,相得益彰。同里的庭院明清两朝,众多的文人雅士告老还乡后,在同里营造了大批的宅弟庭院。保存较好的有明代的耕乐堂,三谢堂,承恩堂等十几处,清代的有退思园,嘉荫堂,陈去病故居等二十余处。它们或是宅院相衔,景致独特,或是庭院深深,雕刻精致,各有各的情趣。其中最当一游的是退思园。建筑的特别之处一是贴水而建,二是横向布局,具有晚清江南园林风格。由西向东,景色越走越美,园内遍植各种花木,假山、亭台,回廊、石舫,水榭构思巧妙,层层变幻,隐中又现,曲径通幽,总在步入下一个月门时柳暗花明又一村地将景色悄然展开来,令人称奇。没有一般私人花园的纵向张扬,反倒在横向布局中藏了些乖巧,在静中独有一种淡雅清丽的格调。园主任兰生,同里人,官做的不小,后遭弹劾,落职回乡,请本镇一名叫袁龙的匠人建造此园。取名“退思”,引用《左传》中”林父之事君也,进思尽忠,退思补过”。也难怪园主要费了这样的心思藏起这园子的精巧,原也是怕退隐了还要引发口舌。没想到,令后人在晦涩的退思含义中,忘却了过往的政客,却留下了无奈园主的一世之名。且不议这园主退思了何以还斥资建园,单这美丽的庭园,也当是当感谢主人,留给了后人与小镇的这一处值得赞叹的美景了同里的巷子同里的巷子也是悠长的,要比朱家角的巷子安静的多。细细长长的小巷,蜿蜒着,有时在转弯处就又相通到了另一个地方,绕来绕去的就又找到一条小近路,非常有趣。余心街的穿心弄和富观街的仓场弄有一些特别之处。穿心弄的石板路并不紧凑,有些石条下是有空心的,所以,踩在上面,脚下会发出“咣咣”的声音。清晨巷子里还安安静静的时候,行人踩过,带着雨水汲过的声音,格外的好听。仓场弄也叫“一人弄”,非常的窄,只可容下一人行走,但却是可以通达水河两岸的。同里的巷子里,行人多的时候,大多是闭门关户的,门上的锁口有的竟用铁皮盖着,既有隐藏,又可防止潮湿。有的住家门很高很宽,有的只是一个窄窄的小木门,窗子大多是木制的,也有小铁纱窗的。有的可以依稀看到里面的家俱,虽无簇新,却相当的整洁。偶尔有住户打开门,就看到了那种原始的坨坠门拴,一开门,一只用绳绑着的坨坠就升起来了,吱吱呀呀关门时又落了下来,躲进小楼,不闻窗外,远离尘世,关得一院的清静,令我这在拥挤紧张的城市里奔波劳碌着的俗人万分羡慕。雨中的巷子,很美,石板路上泛着点点的青苔,斑白的墙面洒着些水痕,脊角高翘的黛色屋檐与瓦片透着黝黑的光泽。巷子静而深,傍晚时,也会飘出些饭香,不愧为旧时江南的风采了。这又总让我想起那首戴望舒的《雨巷》,虽然有些哀伤,但却是那样的意味深长,淡淡清香,令人向往。这水乡的韵味,便这样的阿娜着走来了。《雨巷》————-戴望舒撑着油纸伞,独自彷徨在悠长,悠长又寂寥的雨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地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撑着油纸伞像我一样,像我一样地默默彳亍着,冷漠,凄清,又惆怅。她静默地走近走近,又投出太息一般的眼光,她飘过像梦一般地,像梦一般地凄婉迷茫。像梦中飘过一枝丁香地,我身旁飘过这个女郎;她静默地远了,远了,到了颓圮的篱墙,走尽这雨巷。在雨的哀曲里,消了她的颜色,散了她的芬芳,消散了,甚至她的太息般的眼光,丁香般的惆怅。撑着油纸伞,独自彷徨在悠长,悠长又寂寥的雨巷,我希望飘过一个丁香一样地结着愁怨的姑娘。同里的美味吕家客栈的虾饼子相当有名气,味道也很鲜美。白虾壳薄肉嫩,通体透明,做的很好,入口就化,做法与在朱家角的稍有不同,更显得新鲜,还挂了些汤,也是很鲜的味道。银鱼跑蛋金黄色的蛋上裹着色白如银,不足三寸的小银鱼,细如丝,软如绵,看着就有食欲。而这白鱼,肉质洁白,鲜嫩肥美,细细的葱沫点缀,金色的姜丝铺着,在微微的蒸汽中鱼透着莹莹的如玉般通透的银光,本味纯正,浓而不腻,淡而不薄,确实是妙不可言的新鲜美味。虽然没去无锡,但到同里吃到了这正宗的三白船菜,实在是幸运之幸运啊。同里到处都是卖芡实粥的,2元钱一碗,初次品尝的时候觉的十分普通,如北方的红豆莲子粥一样。后来,才知道芡实是同里的上等土特产,俗称“鸡头米”,被誉为“水中人参”,有着开胃助气等很多药膳作用。街边有很卖芡实的,也可以买回自己煮粥吃。同里看到最多的小吃当属臭豆干。一入镇子就有卖的,沿河边走来,也总会三三两两地看到卖臭豆干的小摊,最好吃的是桥边的那家。名字有些记不得了,是一个老店,临着一个巷口,撑着个旧伞篷。店家会告诉你,这里是最好吃的臭豆干,如果吃了觉的言过其实,可以扔掉不付钱。但当我真的一口咬下后,顿觉满口含香,豆干外面焦焦的,里面很嫩,入口酥软,现炸现吃,越吃越香。四个人一口气吃了十五串,走时还有点依依不舍的,生怕吃完了手中的那几串回来再买时排不上队。同里的青团子很好吃,绿色的,圆圆的,豆沙馅,黏而糯,一元钱一串,每串上三个,街上桥边有一家做的很好吃。青团子在上海的超市里也是有售的,一盒多少钱不记得了,味道也还可以,但不如同里的新鲜好吃。同里的糕点也有很多。退思饼比较好吃,虽然是在电烙饼称上做的,但仍保留了酥脆口感,热的最好,凉了的时候就少了很多的甜香味。我们是在明清街的桂花坊里买的,也是一家比较老的店,服务也很好。退思饼虽然很薄,但大约里面是用了大油的,一次也就只能吃上两三块,多了就会腻。同里的早餐一般是芡实粥,油条,外加一碟炒马兰头的小咸菜.农家清晨炒出来的这种小咸菜要比榨菜好吃的多。油条则都是从镇子上唯一的一家炸油条的铺子里买的,在竹行街上的一家老店。油条的炸法也是与北方不同,刚出锅的脆而香,虽然油条并不大,但还是要用筷子在中间稍微断一下,才会更好地保持酥脆的口感。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同里

陈去病故居,清晨巷子里还安安静静的时候永利集团304网址。同里的客栈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同里

吕家客栈

溶入小镇最好的方式就是入住客栈,上面提到的吕家客栈也有住宿,卫生不
错,设施齐全,古式老床房挺有意思,在大厅里就能看见外面的小桥流水,鸬鹚,鱼船,位置好,除一个远离古镇区的罗星洲外,其他景点,从客栈步行出去都在5分钟行程之内,在三桥的中心,景色也很漂亮,特别是早上的景色,炊烟袅袅,是全镇好的客栈。电话是0512-63330674

退思园

退思园

同里的人同里的人,悠闲宁静。巷子里闭户的独处之乐怡然自得。而太阳出来时,又会看到乡人会拿着板凳放到门外,在较宽阔些的巷子里晒着太阳,聊着家常,偶尔和卖菜的妇人讨价,买菜也是称了份量后,先取了青菜回家,再返回送钱,乡风淳朴。同里的人,心灵手巧,并不张扬,那种人杰地灵是需要用心去寻觅的。街边偶尔就会看到刺绣店里正在认真刺绣的女子,或是正在低头作画的男人。岸边富观街附近有一间小店里摆满了烫画,几次路过不忍打扰那正在作画的老者。晚上去吃饭的路上,再次路过,看到店里有着微微的灯光,终于忍不住敲门拜访。谁知,这一入门,竟又拾来一段巧遇的缘分。傍晚七点的时候,雨中的小镇已经很静了,忽然闯进几个年轻人,老者热情地相让,倒并未埋怨我们的叨扰。小姑子的男朋友给老者敬烟,老者说,你们是客人,客人入门一定要先抽我的烟。老者的爽朗令大家一下子就轻松了许多,边看画边聊了起来。老者姓段,原是河北邯郸人,早年因成份高缀学在家为人作画,文革期间因不忍造反派的侮辱失手伤了人,四处躲避,流落到苏州,并在同里镇娶妻生子,落户江南。段老师曾在大提琴厂帮人做琴,平反后自己也开过琴厂,非常喜欢拉大提琴。退休后闲赋在家,重拾画笔,在同里租下一小间屋子,随心所欲地做烫画。段老师的家族中有很多都是搞艺术的,自己也是因为喜欢同里的水乡风韵,在岸边的这间小屋一呆就是两年。段老师的家离镇子不远,两个女儿,一家人也尽享天伦之乐,他平日是骑车回家住的,有时也会喜欢留宿小屋,图个清静,可在夜深时安静作画。与段老师聊得投机,从屋内又转移到河边。整整聊了四个小时,仍是意犹未尽。段老师告诉我们苏州好玩的地方除了园林景点以外,苏州的丝绸院,画院都是非常好的地方,那里的园林也很美;还有这周庄的珍珠塔原来是乡政府的旧址,老人当年就是在那里领的结婚证;还有南方与北方的人文差异;周庄的夜晚与四季景色。。。。。。。。我们谈风景,谈乡情,谈历史,谈人生,漫漫几十年,就在这小屋灯影、河边凉风中娓娓走过,沧桑的岁月在叙说中似乎慢慢地平淡了。老人那平和的目光,宽厚的胸怀,令我们受益匪浅,在另一本人生的画卷中看到的是更多的淡泊与从容。很晚了,我们不便再继续打扰还要工作的段老师,便将他送回了小屋,谁知不一会儿,老人又来到河边,将刚刚现做好的两张烫画名片递给我们,并笑说,这是中国非常稀有的名片了。我们也留了电话,看着那木板上遒劲潇洒的字体,感受着这份质朴与豪放,我们再一次与段老师挥手告别。同里,还有很多欲言未尽的话在心中无法表述。我庆幸自己感受了这雨中的,晴天的,傍晚的,清晨的水乡古镇风韵,也感受到了同里人的那份真挚与朴素。我想,终有一天,我还会再去的。即便那里已经是物事人非了,但曾经留下如此美好印象的地方,将是永远都值得珍藏和回味的

三桥

三桥

吕家客栈

耕乐堂

发表于 2003-05-01 12:45

第二天,睡的很死,只到10点才起床,可能我真的是累了吧。因为,我在家里通常起的很早的,打开窗帘,正好有游船从小河里摇过。洗脸,刷牙以后。走下楼。吃了一碗芡实粥,挺好吃的,里面不全是芡实。有红枣还有糯米。具体味道,我吃了也忘了,反正就是好吃。
吃好早饭决定出去走走,10点,外面的人还不是很多,我很疑惑,为什么这样一个知名的景区,在10点钟的时候,人还是很少,问了当地一个正在剪芡实的啊婆。她和和善的告诉我们其实这个地方,来的游客并不是很多。我更奇怪了,同里,在网上和电视上,包括在我在飞机上,看到了很多,应该人多啊!不过,说实话,这样的古镇一但人多,那么所有的兴致也就没有了。试想一下,如果边上全是穿着花花绿绿的年轻人,你还有兴趣欣赏古董吗?
还是走走,这会这要到退思园去玩,昨晚,听小老板给我们介绍了一整晚了,说的我心里痒痒的。女友也表示一定要去。
行,花了50元一个人,进了退思园,退思园,主人姓任,对与退思园的介绍,大家已经有很多了,我再说,也不过画蛇添足而已。总的来说,我觉得退思园,不如三桥,不知道为什么。可能退思园里面没有淳朴的同里人吧。没有民风的退思园,其充其量不过是一个美丽的花瓶而已。打个比方吧。周庄,美丽的小镇,里面全是店面,全是商人。当地人全部拆迁。小镇还是那个小镇,人却已经变了。景致也不足为奇了。看看,网友门的评论吧,有多少人喜欢周庄而不喜欢同里,再看看有多少人喜欢同里而不喜欢周庄。这样你就会明白了。呵说远了。
要是说退思园吧。其实那里也算不错,可以说是最美的苏州园林吧。很小巧玲珑。但我看了太多的园林,苏州的园林。临潼的华清池。所以我没有太好的记忆,留下的是12点钟,肚子叫的记忆。不过,在退思园边上,饭店倒是很多的,这里是商业街吧。
我想回吕家客栈吃饭。而女友则看中了一家叫翠什么的饭店。进去,一看,价钱贵了点,不过,同里是旅游区吧。还有比起火车站那边的饭店,那就很便宜了。吃了100多元。味道还行。
吃完了饭,兜着兜着。有回到了三桥,呵呵,三桥是整个旅游区的中心吗。当然要走过很多次罗。回到吕家客栈前。这时的游客已经很多了,差不多2点钟吧。还有游客在看鱼鹰表演。女友被这中小东西给迷住了。蓝蓝的眼睛。带钩的嘴。抓鱼还真不是盖的,一下水就能抓到。站了一会,女友决定不上楼了,要在这里看看。于是坐在石板凳上。仔仔细细的瞧个究竟。一扎进水,很快也又游上来,这时的喉咙就股股的,然后一个老太,拿一根竹竿,不知怎么的就把鱼鹰给抓了起来,估计这也是练了很长的时间了吧~~老太将鱼的喉咙一掐,鱼鹰就将鱼就一条一条的吐了出来。这绝对是剥削,绝对是压迫。不过,也是咱人类太聪明了,要不,为什么不是鱼鹰叫我们吐鱼,而是人类就鱼鹰吐鱼呢·~嘿嘿。
真是看了好长的时间,具体看了多少时间,我也没计算反正一直到天有点开始下小雨。我们才赶忙跑进吕家客栈。还好离客栈挺近的。不过雨也不能算大吧,只不过是将路上的游客淋的象只下汤的鸡而已。玩笑,玩笑,玩笑而已。我们坐在吕家客栈的大厅里望着外面的景色,很象画里的景色一样,估计肯定是祖上有德,要不,房子怎么这么好呢。
晚上由于下雨,原本打算坐在三桥河边的吃晚饭的计划,被破取消了。不过我还是吃到了花饼子,美味。绝对是美味。人间之极品也,“吐沫”你的“吐沫”流出来,赶快檫了,要不你怎么看我写下去啊。:)
还有黄咸菜肉丝。别说,咱北京就是吃不到。又是美味的东西。江南人怎么这么会吃呢。
…………

嘉荫堂

陈去病故居

穿心弄

明清街

发表于 2005-07-26 14:09

朱家角出来,在路边直接拦了一辆开往吴江方向的小中巴,这条路线是经过周庄和同里的。虽然周庄的双桥似乎更有名,但听说周庄太小,而且已经被开发得没有多少水乡的味道了,于是,我们选择了直奔同里。路上又下起了雨,将车窗划出一道道水痕。沿途的风景却是非常的美,大片大片的树林或绿地,密密匝匝的张扬着自己的浓郁,在绿色里或热烈豪放,或风姿绰绰,似乎是在与这场忽来的雨酣畅地共舞着一曲探戈,令人陶醉。享受着这美妙的风景,我惚恍地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正游走于仙踪林的梦境,雨中的江南,真是处处阿娜,处处风情,处处妖娆,处处令人不知归路啊。大约一个半小时,就到同里车站。到车站第一件事是要找吕家客栈将沉重的行装放下。打电话给吕家客栈老板娘出来接我们。四个人撑着两把伞,带着沉甸甸,一大包的朱家角美食,步行到同里镇口。雨下的挺大,远远的就看到有十几个整齐着装的警察在管理入口处的治安。看来,这门票是又无法逃过了。只好到售票口查看票价。门票最低25元,套票却有很多种,因为一定要去看退思园,其它的景点却是无所谓的,所以就购了最低价位的40元。因为有人带路,只走了10分钟时间,就到了吕家客栈,房间还不错,挺干净,有空调,独立卫生间。选在了雕花大床的房间,90块钱,挺实在。同里的历史同里,位于江苏省吴江市,自宋代建镇至今已有近千年的历史。位于太湖之畔,古运河之东,四面临水,八湖环抱。旧称“富士”,后拆字为“同里”。是目前江苏省保存最完整的水乡古镇,也是太湖十三大景区之一,镇中的退思园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水乡风光被誉为“东方威尼斯”。镇子的管理非常好,原本的住户都不曾迁走,所以在弄堂里,石桥边,看到的都是真正的民风了。同里,曾经出过1名状元,42名进士,93名文武举人。在同里,一不留神,就会感受到那种淡泊宁静的文化氛围。《红楼梦》《家》《戏说乾隆》等100多部影视剧都在这里取过景,所以,也被人们称为“天然摄影棚”。同里的水同里与朱家角相比,是有着许多的不同的。朱家角是小巧的,繁华的,甚至还有些调皮的可爱的美;而同里,似乎是多了些飘逸、曼妙、阿娜,妩媚,更多些令人回味的风韵和文化气息。同里的水要多几分悠长,划船而过,听水声,看水影,人会真正地浸入其中,似乎自己已是久远的历史里的一个清闲过客,只问诗赋杯盏,不闻外事乱扰,如入桃花源般,只有人与水,只有景与人,相溶相合,万物合一。在同里,基本是家家临水,户户通舟的,所以,同里的人,同里的每一处地方,似乎也都渗透着这水的柔和质朴,令人从心底感受到一种清爽。白天雨中同里的流水,泛着一圈圈的涟漪,雨声滴滴答答,不急不躁,似浅吟低唱,又似少女闺阁呢喃的心事相诉。岸下的水在流动着,屋篷上的雨也层层滑落着,四处都是水的影象。水,是同里的灵魂,尽展着自己的笑颜。晚上,风有些凉,在黑色的夜幕里听水声,看酒家灯光下飘过的雨丝,感受到的是另一种冷艳的凄美。虽无雨打芭蕉的缠绵,但那雨在树影里独自徘徊着的清冷高傲的孤独,与巷口斜雨飘落时泛出点点水光的平静,却更揪动着过客的心,竟让人有些想探究这千年古镇的神秘与深遂了。等到了清晨,雨停之后的同里,石阶上湿润着,水中泛着一丝薄雾,却又有着几分的羞涩与娇柔。吕家客栈的河边,耍鱼鹰的老人早早的就侍弄起那几只舟上的黑鸟了,鱼鹰在水上嘻戏着,羽毛划过水面,与又伴了一夜的水问候着早安,叼起的鱼也会被做为奖励成为可口的美餐。而在夜晚寒风冷雨时,鱼鹰静静地立在自已的位置上,不知道它们在想什么,只觉得就那样与水相望着,无声的,默默的,甚至连羽毛都不抖动一下。我想大约也只有这同里的水才会知道鱼鹰在想什么,或者在思念什么吧。同里的桥有水的地方自然就有桥,在吕家客栈的门外是同里有的三桥:长庆桥、吉利桥、太平桥,三桥构筑小巧典雅,也是同里人一生必须要过三次的三桥:第一次在小孩子满月时,代表平平安安;第二次在结婚时,代表和和满满;第三次在老人60大寿时,代表平安长寿,子孙满堂。我们初到同里的当天下午,正巧遇到一对新人迎娶,新郎新娘在乡亲们的拥簇中手牵着手走过吉利桥,新娘笑的甜美,新郎一边看路一边开心地望着新娘咧着嘴使劲乐着,令路人忍俊不禁,不由地就沾了三分喜庆。同里的桥还有很多,镇上最富有神话色彩的古桥是富观桥。桥的龙门石上有一幅鲤鱼石雕。传说这条鲤鱼在桃花水发的时候,用力跳跃想入仙境,就在跃出水面的那一时刻,巧遇水乡的美丽姑娘,动了凡心,结果已经跳过龙门的头部变成了龙头,而龙门外仍然保留了鱼身。我和老公专门在次日的清晨寻访了这座桥,桥间的鲤鱼虽未看个真切,但那静静的桥却也因这个故事而增添了神秘,对那从桥上走过的女子也忍不住要多看上几眼,仿佛真的是在寻找在水一方的美丽伊人,多了几分寻觅的乐趣。同里还有很多的桥,思本桥、独步桥、普安桥、乌金桥、中元桥,桥上大多有些石刻的对联,并刻有建桥的时间。在历史的流动中,桥虽然会越来越旧了,却令过桥人也会更多地怀念桥中秩趣,并会在石阶上,桥洞处,隐约的痕迹中感受一份古朴的沧桑。有人将水比做温柔的女人,将桥比作深情的男子,这样的比喻在同里,更是浪漫温馨的。有着这样坚实、质朴、淳厚的桥,水也更加的秀美清灵了;而在水中相映的桥,也愈发显得温和儒雅,相得益彰。同里的庭院明清两朝,众多的文人雅士告老还乡后,在同里营造了大批的宅弟庭院。保存较好的有明代的耕乐堂,三谢堂,承恩堂等十几处,清代的有退思园,嘉荫堂,陈去病故居等二十余处。它们或是宅院相衔,景致独特,或是庭院深深,雕刻精致,各有各的情趣。其中最当一游的是退思园。建筑的特别之处一是贴水而建,二是横向布局,具有晚清江南园林风格。由西向东,景色越走越美,园内遍植各种花木,假山、亭台,回廊、石舫,水榭构思巧妙,层层变幻,隐中又现,曲径通幽,总在步入下一个月门时柳暗花明又一村地将景色悄然展开来,令人称奇。没有一般私人花园的纵向张扬,反倒在横向布局中藏了些乖巧,在静中独有一种淡雅清丽的格调。园主任兰生,同里人,官做的不小,后遭弹劾,落职回乡,请本镇一名叫袁龙的匠人建造此园。取名“退思”,引用《左传》中”林父之事君也,进思尽忠,退思补过”。也难怪园主要费了这样的心思藏起这园子的精巧,原也是怕退隐了还要引发口舌。没想到,令后人在晦涩的退思含义中,忘却了过往的政客,却留下了无奈园主的一世之名。且不议这园主退思了何以还斥资建园,单这美丽的庭园,也当是当感谢主人,留给了后人与小镇的这一处值得赞叹的美景了同里的巷子同里的巷子也是悠长的,要比朱家角的巷子安静的多。细细长长的小巷,蜿蜒着,有时在转弯处就又相通到了另一个地方,绕来绕去的就又找到一条小近路,非常有趣。余心街的穿心弄和富观街的仓场弄有一些特别之处。穿心弄的石板路并不紧凑,有些石条下是有空心的,所以,踩在上面,脚下会发出“咣咣”的声音。清晨巷子里还安安静静的时候,行人踩过,带着雨水汲过的声音,格外的好听。仓场弄也叫“一人弄”,非常的窄,只可容下一人行走,但却是可以通达水河两岸的。同里的巷子里,行人多的时候,大多是闭门关户的,门上的锁口有的竟用铁皮盖着,既有隐藏,又可防止潮湿。有的住家门很高很宽,有的只是一个窄窄的小木门,窗子大多是木制的,也有小铁纱窗的。有的可以依稀看到里面的家俱,虽无簇新,却相当的整洁。偶尔有住户打开门,就看到了那种原始的坨坠门拴,一开门,一只用绳绑着的坨坠就升起来了,吱吱呀呀关门时又落了下来,躲进小楼,不闻窗外,远离尘世,关得一院的清静,令我这在拥挤紧张的城市里奔波劳碌着的俗人万分羡慕。雨中的巷子,很美,石板路上泛着点点的青苔,斑白的墙面洒着些水痕,脊角高翘的黛色屋檐与瓦片透着黝黑的光泽。巷子静而深,傍晚时,也会飘出些饭香,不愧为旧时江南的风采了。这又总让我想起那首戴望舒的《雨巷》,虽然有些哀伤,但却是那样的意味深长,淡淡清香,令人向往。这水乡的韵味,便这样的阿娜着走来了。《雨巷》————-戴望舒撑着油纸伞,独自彷徨在悠长,悠长又寂寥的雨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地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撑着油纸伞像我一样,像我一样地默默彳亍着,冷漠,凄清,又惆怅。她静默地走近走近,又投出太息一般的眼光,她飘过像梦一般地,像梦一般地凄婉迷茫。像梦中飘过一枝丁香地,我身旁飘过这个女郎;她静默地远了,远了,到了颓圮的篱墙,走尽这雨巷。在雨的哀曲里,消了她的颜色,散了她的芬芳,消散了,甚至她的太息般的眼光,丁香般的惆怅。撑着油纸伞,独自彷徨在悠长,悠长又寂寥的雨巷,我希望飘过一个丁香一样地结着愁怨的姑娘。同里的美味吕家客栈的虾饼子相当有名气,味道也很鲜美。白虾壳薄肉嫩,通体透明,做的很好,入口就化,做法与在朱家角的稍有不同,更显得新鲜,还挂了些汤,也是很鲜的味道。银鱼跑蛋金黄色的蛋上裹着色白如银,不足三寸的小银鱼,细如丝,软如绵,看着就有食欲。而这白鱼,肉质洁白,鲜嫩肥美,细细的葱沫点缀,金色的姜丝铺着,在微微的蒸汽中鱼透着莹莹的如玉般通透的银光,本味纯正,浓而不腻,淡而不薄,确实是妙不可言的新鲜美味。虽然没去无锡,但到同里吃到了这正宗的三白船菜,实在是幸运之幸运啊。同里到处都是卖芡实粥的,2元钱一碗,初次品尝的时候觉的十分普通,如北方的红豆莲子粥一样。后来,才知道芡实是同里的上等土特产,俗称“鸡头米”,被誉为“水中人参”,有着开胃助气等很多药膳作用。街边有很卖芡实的,也可以买回自己煮粥吃。同里看到最多的小吃当属臭豆干。一入镇子就有卖的,沿河边走来,也总会三三两两地看到卖臭豆干的小摊,最好吃的是桥边的那家。名字有些记不得了,是一个老店,临着一个巷口,撑着个旧伞篷。店家会告诉你,这里是最好吃的臭豆干,如果吃了觉的言过其实,可以扔掉不付钱。但当我真的一口咬下后,顿觉满口含香,豆干外面焦焦的,里面很嫩,入口酥软,现炸现吃,越吃越香。四个人一口气吃了十五串,走时还有点依依不舍的,生怕吃完了手中的那几串回来再买时排不上队。同里的青团子很好吃,绿色的,圆圆的,豆沙馅,黏而糯,一元钱一串,每串上三个,街上桥边有一家做的很好吃。青团子在上海的超市里也是有售的,一盒多少钱不记得了,味道也还可以,但不如同里的新鲜好吃。同里的糕点也有很多。退思饼比较好吃,虽然是在电烙饼称上做的,但仍保留了酥脆口感,热的最好,凉了的时候就少了很多的甜香味。我们是在明清街的桂花坊里买的,也是一家比较老的店,服务也很好。退思饼虽然很薄,但大约里面是用了大油的,一次也就只能吃上两三块,多了就会腻。同里的早餐一般是芡实粥,油条,外加一碟炒马兰头的小咸菜.农家清晨炒出来的这种小咸菜要比榨菜好吃的多。油条则都是从镇子上唯一的一家炸油条的铺子里买的,在竹行街上的一家老店。油条的炸法也是与北方不同,刚出锅的脆而香,虽然油条并不大,但还是要用筷子在中间稍微断一下,才会更好地保持酥脆的口感。同里的人同里的人,悠闲宁静。巷子里闭户的独处之乐怡然自得。而太阳出来时,又会看到乡人会拿着板凳放到门外,在较宽阔些的巷子里晒着太阳,聊着家常,偶尔和卖菜的妇人讨价,买菜也是称了份量后,先取了青菜回家,再返回送钱,乡风淳朴。同里的人,心灵手巧,并不张扬,那种人杰地灵是需要用心去寻觅的。街边偶尔就会看到刺绣店里正在认真刺绣的女子,或是正在低头作画的男人。岸边富观街附近有一间小店里摆满了烫画,几次路过不忍打扰那正在作画的老者。晚上去吃饭的路上,再次路过,看到店里有着微微的灯光,终于忍不住敲门拜访。谁知,这一入门,竟又拾来一段巧遇的缘分。傍晚七点的时候,雨中的小镇已经很静了,忽然闯进几个年轻人,老者热情地相让,倒并未埋怨我们的叨扰。小姑子的男朋友给老者敬烟,老者说,你们是客人,客人入门一定要先抽我的烟。老者的爽朗令大家一下子就轻松了许多,边看画边聊了起来。老者姓段,原是河北邯郸人,早年因成份高缀学在家为人作画,文革期间因不忍造反派的侮辱失手伤了人,四处躲避,流落到苏州,并在同里镇娶妻生子,落户江南。段老师曾在大提琴厂帮人做琴,平反后自己也开过琴厂,非常喜欢拉大提琴。退休后闲赋在家,重拾画笔,在同里租下一小间屋子,随心所欲地做烫画。段老师的家族中有很多都是搞艺术的,自己也是因为喜欢同里的水乡风韵,在岸边的这间小屋一呆就是两年。段老师的家离镇子不远,两个女儿,一家人也尽享天伦之乐,他平日是骑车回家住的,有时也会喜欢留宿小屋,图个清静,可在夜深时安静作画。与段老师聊得投机,从屋内又转移到河边。整整聊了四个小时,仍是意犹未尽。段老师告诉我们苏州好玩的地方除了园林景点以外,苏州的丝绸院,画院都是非常好的地方,那里的园林也很美;还有这周庄的珍珠塔原来是乡政府的旧址,老人当年就是在那里领的结婚证;还有南方与北方的人文差异;周庄的夜晚与四季景色。。。。。。。。我们谈风景,谈乡情,谈历史,谈人生,漫漫几十年,就在这小屋灯影、河边凉风中娓娓走过,沧桑的岁月在叙说中似乎慢慢地平淡了。老人那平和的目光,宽厚的胸怀,令我们受益匪浅,在另一本人生的画卷中看到的是更多的淡泊与从容。很晚了,我们不便再继续打扰还要工作的段老师,便将他送回了小屋,谁知不一会儿,老人又来到河边,将刚刚现做好的两张烫画名片递给我们,并笑说,这是中国非常稀有的名片了。我们也留了电话,看着那木板上遒劲潇洒的字体,感受着这份质朴与豪放,我们再一次与段老师挥手告别。同里,还有很多欲言未尽的话在心中无法表述。我庆幸自己感受了这雨中的,晴天的,傍晚的,清晨的水乡古镇风韵,也感受到了同里人的那份真挚与朴素。我想,终有一天,我还会再去的。即便那里已经是物事人非了,但曾经留下如此美好印象的地方,将是永远都值得珍藏和回味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