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是能够看到,那束昏黄的路灯下,照耀着一树发光的叶子,两个肩并肩行走的影子,渐渐的,身影被越拉越长,像一颗流星的尾巴,越飞越远,终于连脚步声也分成了两道,一道奔向了远方,一道停留在原地;那盏路灯一直是亮着的,从很久很久以前,也许到很远很远以后。那树叶子,从绿变黄又从黄变绿,见证着许许多多,再也没有相遇过的影子。

隐约记得是一个夏日的晚饭后,在家里百无聊赖。这时张帆和他的表弟李猛来找我玩,提到了今晚会有个电影上映,很好看。当时我住的镇上,只有一个电影院,走过去还是有不近的路。那个时候城建水平也很低,很多路段要隔很远才有一盏路灯。刚巧那晚爷爷奶奶有事情,于是一个念头就涌上心头,我们三个小朋友自己去看电影!

看见海鸟与风许愿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费尽口舌,又把胸脯拍的三响,奶奶终于同意了!我现在还能记得一些当时走出家门的感觉,那真的是无拘无束,就连马路都显得宽敞了不少。沿着柏油马路往前蹦蹦跳跳地走,看着路灯把地上的影子拉长,直到下一盏路灯又重新接管,把影子一下子又甩到了后面。一路上打打闹闹,平时觉得很远的路,不一会儿就走到了。

少年永远平安幸福有人疼爱

我完全回忆不起当时看的电影到底叫什么名字,到底有什么情节。但是那种离开爸妈的目光,自由自在地走夜路的感觉却难以忘记。

———文豪《穿越人海拥抱你》

图片 1


我始终相信,生命中每一个遇见,都是始于契机,源于缘分的。

故事很长,需要从很远很远的地方说起。

我是个很闷很闷的人,消息闭塞不懂八卦简直不像个正常的姑娘。很少追星,当然这次也不算是追星。从什么时候开始注意到你们的?我傻傻地说不知道。

每一位女生都有一个不为人知的少女情怀。好吧,我承认,第一眼是颜值,第二眼是北大和双胞胎的金字招牌,第三眼是书中暖到心里的句子。

图片 2


其实已经不是第一次见面了。还记得上次一巡时,平生第一次任性地翘了自习课,又花了好大的力气才混进二中高中部,听了讲座也要到了签名,很满足。初夏,知了不知疲倦地躲在树木灌丛里鸣叫,衬得校园里的黑夜愈发静美。终于和闺蜜两个人在二中侧门守株待兔截到了你们,合了影更是激动得不得了。看着你们的车渐行渐远,直至消失不见。我没恋爱过,但听说恋爱中的姑娘都有颗易碎的玻璃心,更受不了异地恋的折磨。我虽然顶多算半个单相思,可失落的小情绪还是一点一点爬上心头。

哦,还有,恋爱中的姑娘会思维混乱,说话不讲究逻辑,就像我现在这样。

图片 3

最模糊和最珍贵

等一切风平浪静后,坐在出租车的后座,眼泪哗啦哗啦的怎么都止不住,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了。明明知道彼此只是生命中渺小不过的过客,背过身就会忘记的存在,却又明明感受到了千万种藕丝般的联系。

图片 4


犹记得之前的信里还信誓旦旦地说“再次见面,我们都是更好的自己”。嗯,我做到了,从刚入学的四百多名到考入文重,一直都在拼尽全力变得更好。不知道有多少次因为考砸了而深夜痛哭,不是因为难看的分数,而是因为锥心的内疚、彷徨和不知所措。每当有想懈怠的时候,就用一张便利贴抄写你们书里的句子贴在床头,小心翼翼地警醒自己:

梦想还远,路还长

咬牙坚持,莫辜负

图片 5

清楚地记得大哥曾说过:“追求梦想的路上有人陪伴,是一件特别特别幸福的事。”

那么我最大的幸福莫过于

清早醒来 挪出宿舍

天空微亮 空气微凉

初阳与晨星辉映

你们和梦想都在

图片 6

5:00   宿舍外

说不准,我再归纳一个知识点,再刷一道五三王后雄,再坚持一分钟,就能向你们再挪进一小步呢?


每天从图书馆回家都很晚了,需要经过一段很长的、黑黝黝的路。风穿过树叶沙沙地响,一声猫叫都能把我吓个半死。只有零星的路灯和路灯下我的影子孤零零地守候。我会把你们那些鸡汤式的音频打开,音量调到最大,假装在打电话,用你们强大的男友力把坏人和绿眼珠的野猫统统吓跑。

我是不是有点傻?

图片 7

据说只要像傻子一样努力

就会像傻子一样幸运


再过十天,就高二了。意味着埋葬手机远离网络,也意味着艰苦卓绝的革命征程真正拉开序幕。总之,两年之内很难再随时关注你们,不过心里始终留有你们的位置。毕竟,当初并非因你盛名而来,今后也不会随意离去。至此以后,以笔为枪,以梦为马,且待两轮春秋翻涌而过,我如壮士般得胜归来时的再相见。也许到时你们也会发懵:“咦,两年前的那个傻姑娘,原来你还在这里。”

图片 8

你们曾说:“如果有时间,一定要见面。”

那好,明天

我会去赴最后之约

图片 9

相关文章